小朋友圈

网站编辑:admin │ 发布时间:2018-08-20 

“孩子对玩具通常会喜新厌旧,玩具本身更新换代也快,现在我们150平方米的家里摆了10多个玩具收纳箱都不够装……”

市内一家玩具租赁商。

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健身房……共享经济之风几乎“吹”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如今,共享玩具也来了。最近,有商家将目标瞄向“小朋友圈”,推出玩具租赁业务,童车、滑板、蹦床等均可以租代买。家长只要签份租赁协议,花费一定的押金及租金就能将其带回家。但共享玩具当真划得来吗?家长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呢?

  家长每天3元能租一架电子琴

“没想到现在连玩具都能租,真心解脱了!”昨天下午,市民周女士欣喜若狂地在朋友圈宣称自己“发现了新大陆”。

正在宁波世纪东方广场逛街的她发现,孩子王玩具店门口新增了一个“玩具租赁”标识,“花3元能租上百倍价格的玩具。”据周女士描述,她看中一架电子琴吊牌价是499元,但每天的租金只需要3元,“租一周不过21元,如果孩子实在喜欢再买也不迟。”她认为很划算。

事实上,周女士对玩具店租赁业务如此上心并非一时心血来潮。“我儿子刚4岁,但玩具大大小小已经不止400件!”她说,每次逛街都忍不住给孩子买玩具,隔三差五亲朋也会送玩具,现在单是乐高积木就有12套,小猪佩奇、熊大熊二、奥特曼等时下流行的卡通玩具也是一样都不少,“孩子对玩具通常会喜新厌旧,玩具本身更新换代也快,现在我们150平方米的家里摆了10多个玩具收纳箱都不够装,再买下去真要换房了。”她打趣道。

  商家多数客人“租”是为“买”

租赁手续办理还算简便。“只需签订租赁服务协议单,并缴纳押金和租金就可以了。”据孩子王门店的服务员介绍,押金是参考不同商品的原价设定的;租金则主要分为日租、周租和月租三种情况,日租是按照小时结算的,周租和月租则按照天数算,“日租金在2元至3.5元不等,租几天就算几天的钱,办理月卡有更多的优惠。”服务人员说。

目前,“孩子王”的玩具租赁业务以周租和月租的客人居多。总体来看,家有男孩的家长爱租篮球架,女孩家长爱租卡通套装。其中有意思的现象是,“不少客人租玩具的目的是试用,尤其一些单价高的商品,孩子喜欢、觉得好,回头买走的不少。”该服务人员说。

但存在的一个问题是:“可供租赁的玩具实在太少。”不少家长这样说。随后,记者走访“孩子王”的门店发现,两店现场可供租赁的玩具都很有限,加起来只有八九款。“我们的租赁业务启动时间不长,也就3个月左右,以后会越来越多的。”服务员这样说。

  市场童车滑板蹦床等均可共享

事实上,眼下提供玩具租赁的商家不止一个。而且除了玩具,能以租代买进行共享的“小朋友圈”商品还有很多。

记者通过网上搜索发现,玩具租赁中心也有类似业务,主要提供毛绒玩具、电动玩具等租赁。

同时,市场上还陆续涌现出一些像“玩多多”“玩具超人”“青果果”“租来租趣”等玩具租赁APP。用户通过手机下单,即有专人送货上门。记者在“玩多多”APP上看到,根据孩子年龄层次不同,可选择租赁的玩具也有所不同,主要类型有积木、绘本、拼图、乐高、过家家、电动玩具、童车、滑板等。其中,积木和乐高最受孩子们的青睐。门市价298元的Hape80粒城市情境积木首周租赁价为每天4.9元,后续每天2.5元。此外,智力玩具乐高也极受欢迎,迪士尼、城市、得宝、好朋友等不同系列的乐高难度系数也不尽相同,满足了不同年龄层孩子的需求。

市场上还有专门经营大型玩具租赁的公司。一般大型玩具的租赁周期在1~2周,玩腻了之后家长就会为孩子更换新的玩具,所以用户使用年卡每次可以租一件,一年可以租35次。

  问题卫生与安全令家长担忧

玩具租赁业务“看起来很美”,但家长们还是有所担忧。

其中,最受关注的是卫生和安全问题。“与一些包装好的新玩具不同,旧玩具都是‘裸奔’的,容易出现螺丝松动、毛刺等问题,存在安全隐患。而且,商家的玩具消毒工作是如何完成的也未可知。”家长“飞翔的小鹿”的担忧较为普遍。

对此,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上述两点倒是各大玩具租赁商都不回避的话题。“所有玩具都会经过‘清洗——消毒——冲擦——覆膜’一系列严格的杀菌消毒环节,欢迎社会监督。”

“我们是参考了费雪的官方消毒方案,以及部分国外幼儿园的玩具消毒方案后,设计确立了自己的消毒方案。”共享玩具平台有关人士说,为了让消费者相信平台给玩具做了全方位的消毒,他们甚至计划采取线上直播和线下店面展示等方式来呈现。

同时,玩具磨损、损坏后的赔偿问题也是家长们的一块心病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玩具租赁商家普遍接受玩具的正常磨损,如果玩具被损坏至已无法维修,则需要协商赔偿。

  “共享玩具”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?

不可回避的是,眼下玩具租赁市场看似前景广阔,但很多平台在经营过程中很快就偃旗息鼓了。

无独有偶,在“玩聚租租”停止运营之前,成立于2015年年底的乐童网在一年后宣布停止更新;今年7月,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长楹天街购物中心的“玩趣玩具租赁”门店,在未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关门停业;而兜哒玩具也于去年年底被曝出跑路。至今年5月,广州玩具租赁店“希希玩具图书馆”的4家门店陆续关门,超过300名家长缴纳的年费和押金也无法退还。

尽管如此,仍有不少儿童玩具租赁商跻身小朋友圈,搭上共享经济的“顺风车”。定位中高端的“玩多多”于去年8月完成了千万美元A轮融资;“玩具超人”也于去年2月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融资。许多玩具租赁平台陆续开发出了额外的业务线。以“百宝箱”为例,百宝箱玩具在玩具租赁的入口以外,还推出了派对服务,致力于帮消费者用玩具和服务定制宝宝派对等。


Copyright© 2018 浙江佳佳童车有限公司

分享:
关注: